Главная \ 简要新闻 \ 中 国 人 在 俄 罗 斯

简要新闻

« Назад

中 国 人 在 俄 罗 斯  31.08.2017 00:0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 国 人 在 俄 罗 斯

         1997年和2008年金融危机、卢布崩盘,许多华商都挺过来了,但2009年俄罗斯政府一声令下,要关闭切尔基佐沃大市场,这一次,很多中国人没有熬过去。

 

黄金时代

从北京日坛公园西门出来,隔街正对面有一条500米的小街,如果上世纪90年代从这条街走过,一定满耳尽是叫卖声,满目尽是小摊贩。这条街就是北京的雅宝路。一大批中国商人聚集此地,前来倒货的俄罗斯人更是络绎不绝。

俄罗斯因轻工业产品贫乏而形成的市场缺口,被“中国制造”轻而易举地占据了,俄罗斯华商也因此迎来了贸易的“黄金时代”。

在俄罗斯的华商都知道,“当时俄罗斯什么都没有,什么东西都要从中国买,中国多烂的东西在俄罗斯都很好卖。”

雅宝路是这个“黄金时代”的最佳见证者。根据《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》提供的数据,2001年时雅宝路有约3000个摊位,长期经营者月成交额平均在50万至150万元之间,2000年雅宝路成交总额达50亿美金,成为中国最大的民间涉外批发交易市场。

莫斯科有一个著名的切尔基佐沃大市场,华商云集,因地处伊兹马依络沃地区,与“一只蚂蚁”谐音,所以华商又喜欢把它称为“一只蚂蚁”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北京,雅宝路附近采购完服装的2名俄罗斯商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繁忙的切尔基佐沃市场,许多中国商人聚集此地

风雨欲来

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,俄罗斯难以幸免。卢布兑美元汇率大幅度贬值,在俄华商受到很大的影响,损失很大。

2008年,金融危机再度爆发,油价半年内从140美元跌到35美元,给了经济重度依赖石油的俄罗斯致命一击,卢布惨遭腰斩。

梦断莫斯科

即使卢布崩盘,仍然有一些华商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顽强地存活下来,但有一些事,却是所有人都逃不过的。

2006年11月,俄罗斯政府颁布了第683号政令,禁止外国公民在俄罗斯从事商品零售贸易。2008年9月,俄罗斯对 “灰色清关” 展开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打击,查封了阿斯泰市场华商的大量货物,价值大约在21亿美元。2009年6月,俄罗斯下令关闭切尔基佐沃大市场,并宣布销毁在阿斯泰市场查获的21亿美元中国走私商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0年1月,工作人员对从切尔基佐沃大市场查抄的货物进行清理和销毁,这些货物总重达10万吨

切尔基佐夫市场关闭导致众多原先在市场里工作的移民工人失业 

据资料统计,最多的时候有超过10万人在切尔基佐沃大市场工作,其中约6万人都是中国公民。货物被押、店铺被封、钱款被收,无数中国商人因此倾家荡产。虽然俄方在7月同意解禁在切尔基佐沃被封的货物,但华商的境况并没有因此改善。

为了尽快套现,华商把货物拉到莫斯科其他市场以白菜价抛售,其中以柳布林诺区的“莫斯科商场”最为集中。高租金、黑社会、居民抵制……又恰逢俄罗斯城市杜马选举,莫斯科政府为了安抚民心,直接宣布“莫斯科商场”禁止批发贸易。华商唯一的路又被堵死了。

切尔基佐沃的关闭,是成为压死华商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。市场关闭后,华商失去了几乎所有订单,国内工厂无法存活,接连倒闭。在许多华商的记忆中,1997年和2008年金融危机,华商没有倒下,但2009年大市场关闭,许多中国华商却都倒下了。

从683政令到阿斯泰市场,从切尔基佐沃到“莫斯科商场”,俄罗斯肃清“灰色清关”、整治商贸乱象的决心可见一斑。

事实上,自雅宝路时代开始,“灰色清关”就是俄罗斯华商无法逃避的一个问题,他们一边享受着“灰色清关”带来的成本优势,一边抱怨着“灰色清关”的巨大风险。

苏联解体后,俄罗斯国内物品短缺,为了鼓励进口,海关默许了“清关公司”的存在。“清关公司”主要为货主代办进口业务,往往承包了清关和运输两项服务。一般而言,它们会买通海关官员,虚报进口产品价格或者种类,以达到避税、逃税的目的。

据统计,阿斯泰市场约70%-80%的货物都是通过“灰色通关”进入俄罗斯,而这里面又以华商的货物最多。“灰色通关”成本低,不过风险也大,货物被罚没的事情时有发生。

一旦货物被罚没,再想补缴关税就难了。这时候清关公司一般有两种做法,一是赔偿客户的损失,这样可以继续经营,但绝大多数清关公司都无力承担如此巨额的损失,所以他们通常都会选择第二种:关门、跑路。

为了遏制“灰色清关”、鼓励“白色清关”,俄罗斯采取过大量措施。2009年切尔基佐沃事件后,普京访华并与中方签订了《关于规范通关监管秩序的合作备忘录》,正式开启两国海关合作正规化的时代。2012年8月,俄罗斯正式加入WTO,清关程序逐步与国际接轨,渐趋规范化。

但是,华商在俄罗斯仍然需要面临成本竞争的压力,为了存活,许多华商不得不铤而走险。“我们也想正规,但现实环境根本就不容许我们正规啊,”

对华商而言,“灰色清关”只要多存在一天,这刀刃上的生意就得多做一天。

落地无望

考虑到时间、运费、关税、灰关……这种在国内生产,然后运往俄罗斯的方式看起来困难重重,成本也十分高昂。但即使这样,华商也极少选择在俄罗斯建厂,因为相比于前者,后者的难度要大许多,且都难以改变。

在莫斯科西北方,有一个伊凡诺沃小镇,是俄罗斯著名的“纺织城”,在那里大大小小工厂有五六十家。有人把伊凡诺沃比着相当于中国柯桥,后者是中国著名的“轻纺城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伊凡诺沃,一家纺纱厂员工正在工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货柜正在俄罗斯海关检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也有华商曾尝试过在俄罗斯本土生产。但是,俄罗斯人力成本太高,中国人均月薪才200多美元,俄罗斯却要600美元。俄罗斯人也不像中国人一样勤奋,“到点下班”对他们来说是常态。

而根据《俄罗斯劳动法典》,俄罗斯人每年享有28天带薪假期,俄罗斯妇女一生可享受四年半的半薪产假。除此之外,企业不可以随便开除员工,“如果协商不同意,有专门的机构来找你麻烦,直到你按照员工的意思做完赔偿。”

电商和恶性竞争

对于时下热门的电商行业来说,情况也并没有好多少。几年前,有华商想在俄罗斯做一个电商平台,把卖鞋的生意做到网上去。但俄罗斯海关却突然建议将免税标准从1000欧元降到22欧元,变相地阻止国外企业进入电商行业。

也有中国电商在俄罗斯做得不错,例如阿里巴巴旗下的全球速卖通,2010年进入俄罗斯市场,现在已经成为当地最受欢迎的电商平台。

除了政策方面的压力,华商往往还需要面临来自同胞的恶性竞争。华商之间为了抢夺项目,占据市场,往往会打起“价格战”。这种方式虽“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”,但仍然被经常使用。中国厂商之间的竞争非常恶劣,一个东西本来卖五毛钱,几个中国厂商进来后把价格打到一毛钱,最后发现大家都在亏损,受益的反而是俄罗斯人。“不团结,不抱团,这是华商的最大弱点

 

中国人来自五湖四海,汇集于莫斯科,这座城市给予他们财富,也带给他们泪水。在俄华商在这里奋斗,在这里挣扎,也在这里成功。

此处不是家,此处却有情。正如俄罗斯著名诗人普希金所说:“一切都是瞬息,一切都将会过去;而那过去了的,就会变成亲切的怀恋。”

2014年2月,克里米亚半岛回归俄罗斯,由此引发了欧美宣布对俄罗斯经济制裁。制裁措施从冻结资产到限制融资和经营,波及范围甚广。国际油价不断暴跌,卢布又一次遭遇暴跌,又一次给莫斯科的华商带来了危机和考验。如果这样的危机不断,隔几年来一次;如果莫斯科柳布林诺市场再次被关闭……

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:当一扇门被关上的时候,另有一扇门肯定开着……

来源 凤凰网  本会记者改编